禚曉夜

糧倉為主,自創為輔
MHA 勝茶
火影 佐櫻
其他雜物
*有朝一日會振作把畫畫救起來吧*

時隔NNNNN年想畫畫的心好像又回來了

這次塗塗眼睛
陰影很糟糕。

壓力大就會有產物

許久沒用,水筆好像壞了😓

大概。
可能。
看起來。

【勝茶】麗日御茶子(下)

※ooc預警
※文筆不好預警
※記得打開腦洞濾鏡效果

↓以下正文↓

『……勝己要是準備好了就出門吧。但是,我不能跟你一起出門。』
  這傢伙在說什麼。
『因為我已經死掉了啊。』
  溫馨的房中景色倏地消失,黑暗一寸一寸的吞噬著爆豪勝己周邊空間,方才還在眼前的麗日御茶子不見了,只剩下當時災害現場般的悲鳴迴盪耳邊。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麗日御茶子你給老子出來!出來!!」爆豪撕心裂肺的怒吼。
『謝謝你爆豪君.....謝謝你沒有放鬆大意。』
『爆豪君戰鬥的時候明明很帥的......』
『爆豪君大概不會希望我們去救他吧......』
『爆豪君我喜歡你!』
『爆豪君!我......可以叫你勝己嗎......?』
『勝己!』
  麗日種種表情,點滴回憶竄入,反而是把爆豪推入更深的深淵裡。他不希望看到的是這些,他希望屬於他的女孩回來,他會更加更加地對她好。
  他一直惦念著她。
  出現在眼前的,是少女躺在棺木中,豪無血色的面容掛著安詳。
「混帳!幹甚麼不趕快逃跑啊⋯⋯」爆豪帶著哽咽哭腔,無力道出。
『我的選項中根本就沒有退出這一項!』少女如是回應他。
  是當初體育季對戰時,她對他的回答。就是這句話,那場戰鬥後,爆豪看見這名少女的堅韌,麗日御茶子一點一滴侵入他的生活,明明是個外人,卻很了解他,這股外力不斷影響爆豪勝己的內心,最後再也承受不住,對她敞開戀愛的大門。
  全身上下的毛孔塞滿了自我的爆豪勝己,如今心中第一位被麗日御茶子給篡位了。
  是呢,她總是這麼堅強,臉上總是堆著笑容,就算面對我這般難搞的脾氣,依然是帶著笑容,連將死之際也還是掛著笑容是怎樣。很不爽啊!
『勝己,別難過了好嗎?』
「……」
  黑暗中,浮現發著微弱光芒的身軀。
『我啊,當上英雄後雖然很累,但是賺了很多錢喔!哎嘿嘿。』
  你可以不用出去賺錢,好好待在家裡我養你。
『而且還有勝己總是這麼寵著我,勝己,新好男人!』
  我會替你打掃,我會替你打理生活一切。
『啊!突然好想吃麻糬啊!』
  快回來,麻糬在冰箱裡我準備好了。快回啊圓臉。
『嘿嘿,但是最高興的事啊,果然是當時後,救了好多好多人,很厲害吧!』
「一點都不厲害......我完全被拯救的感覺都沒有啊。妳不是英雄嗎。」
『…..吶勝己,』那副發光的身軀緩緩地將爆豪擁入懷中,『謝謝你替我這麼難過。已經夠了喔。』
  輕輕,柔柔,暖暖的。
  爆豪貪婪的在那懷抱中,悲傷再也控制不住,淚水潰堤,放聲痛哭,這一個月來沒有好好哭過的心情,全部釋放。
『乖,乖。』
  麗日撫摸著爆豪的頭,此時爆豪勝己沒了平時豎立起的兇狠銳利,像極了一隻迷路的小貓,找到依靠,緊緊抓住麗日御茶子,在她的肩窩裡蹭著、哭著。
『勝己,你準備好了就出門吧。但是,我不能跟你——』
「御茶子,謝謝你。」
  麗日莞爾。
  不知不覺間,兩人周圍的黑色,已是一片明亮,而後麗日御茶子的身影消失在這片白色之中。


叮咚。
叮咚叮咚。
「小勝?你在嗎?我進去囉。」
  自從麗日出事後,她的用品、遺物,交還給爆豪,但因為擔心爆豪,門外的是爆豪發小,現在No.1的英雄:人偶,綠谷出久,雖然爆豪打死也不承認他們之間的關係。他把備用鑰匙留著了,主要是只有他才敢接近如此不穩定的爆豪。若是過往,爆豪大概是直接暴怒吧?不可能任由綠谷這般騷擾自己。
「小勝?為什麼在門口.......哭?」
「......是廢久啊。」
  爆豪蹲坐在玄關,綠谷那滿溢著擔憂的雙目緊盯爆豪,讓他感到十分不自在,故而將頭埋進手臂裡。
「該死的看什麼看!」
「抱......抱歉!嗯?小勝你——」
  這是小勝好久不見的戾氣。
「啊?」
「......沒事了呢小勝。」
「囉嗦廢久。想死嗎。」
  綠谷沒有再多說什麼,寧靜卻又不尷尬的氣氛短短圍繞一會兒,爆豪自己開口了。
「走,喝一杯。去老爹那。」
「好。好久沒吃了呢。」
『啊!好過分!居然去吃老爹的關東煮!那裡的麻糬糰子超級好吃哎!!可惡!!』
「嗯?」
  感覺自己好像聽見了什麼,爆豪回頭,房內沒有開燈,空無一人。
「小勝?」
「......沒什麼,就是突然想吃老爹的麻糬糰子。」
  爆豪踏出門外,徐徐把門關起,並鎖上。

Fin.



按這個劇情走向,爆豪下一段感情看來是出勝了呢。(哎

【勝茶】麗日御茶子(中)

※先道歉上次賣的爛關子😂😂←蠢
※需要配合您的腦洞輔助爛文筆
※真的很想虐哭爆豪

↓以下正文↓

[呼叫,輕靈。現場大樓障礙物過多,請協助開通道路。]
[這裡是輕靈,收到。]
  2026年12月20日,冬。
  都市圈的大樓遭到反派襲擊,在人潮眾多的地方一瞬間變成大規模災害,本地所有的英雄都加入搜救活動。
  麗日御茶子,英雄名:輕靈,所擁有的個性是讓東西漂浮。此刻,她的任務就是清除搜救路上掉落的房屋看板、倒下的柱子等,以便逃離。
「輕靈!裡面還有一些民眾被柱子困住!在這邊!」
  隨著其他英雄,他們深入災害現場,進入一間大樓內。麗日啟動個性,為裡頭開一個出口,民眾在搜救員的引導下,即便臉上滿是惶恐,但因為成功生還下來,臉色稍微好了些,有的更是直接哭出來,不敢置信自己還能活著,麗日滿意。
「輕靈!這是最後一批了!請再撐著一下!」
  眼前距離最後幾位民眾,剩下沒幾公尺,心想著太好了。然而就在下一秒,一抹黑影閃現在他們身後。
「快跑!」
  麗日大吼,同時漂浮起一塊巨石往黑影身上砸去,被砸中的黑色身影未能完全閃開,它釋放出氣體,包覆巨石,巨石縮小了一圈,使得衝擊力變小。似乎是像蘆戶那樣,具有毒素的個性,這樣的對手,有點麻煩啊。不過也夠了,麗日最大目的是讓民眾有足夠的時間逃出,獲得安全的庇護。
  碰。噁心和暈眩感襲來,我解除在出口柱子上的個性,實在撐不住了。另外,現在外頭無關民眾還很多,剛剛看對方的個性是毒氣之類的,要是這麼放它出去,死傷會相當嚴重。
「你是誰?目的是什麼?」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對方沒有回應,不斷發出有頻率的怪聲,像是笑,又像是喘息。看來不能溝通呢,那只有打倒他的選項了。我撫上腳邊的碎石,將它們丟往對方。對方的個性是能散發毒氣,要是靠太近,絕對是自己先被毒死,那麼先做遠距離攻擊,找出死角也好,只要是他大意的一瞬間,能夠觸碰到他,使他漂浮無法有任何動作。所幸這棟大樓並沒有傾倒的跡象,封住他的行動,等待外界開通出口,就行了。
  然而對方並非泛泛之輩,確實閃避了所有攻擊,且漸漸縮短了彼此的距離。麗日一個迴旋踢,對方蹲低,出腳掃過低處,她即時將自己浮起,往上一跳,才不至於被擊倒。儘管自己往上避開了,對方下一拳也緊接著挨上來,麗日再閃身防禦,每次都差那一點點,對手就會碰到她了。
「就是這裡。」
  麗日停下一味閃躲的行為,啟動能力。她剛剛不斷的接觸牆面,就是為了利用那些牆面從對方死角,也就是背後攻擊。
  是奏效了,對方驚訝扭頭,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迎面而來的大量鋼筋水泥。抓住這瞬間的大意,麗日碰到對方了,啟動附上的個性。殊不知對方竟放棄優先處理背後的障礙物,出手釋放大量毒氣,距離對方不過幾釐米的麗日雖然試著憋住氣,往後跳離毒氣濃濃的範圍。由於個性使用過度,身體狀況很不好的她沒能忍住幾秒,結果還是吸入少許毒。
  即使量不多,效果是很強的,毒素以緩慢速度擴張全身,麗日已然沒了知覺,口中吐出腥甜的鮮紅,但是無論如何都還不能解除漂浮。她盡力地撐住,直到其他英雄趕到,並確實抓住對方。
  一放鬆,我倒進結實的胸膛裡,那人用力環住我,嘴裡拼命喊著御茶子、御茶子,笨蛋爆殺王,現在可是英雄喔?可是在災害現場喔?大眾場合之下別喊了。我出點力拉拉嘴角,試圖笑著。
  御茶子、御茶子、御茶子,男人還是持續叫著。奇怪?沒聽到我說話嗎......不對啊,我是不是連開口都無法了,這下不得了了啊。我好想問問被救出來的人們是否安全,好想安慰眼前這個男孩啊,表情太可怕了。對了對了,我還想吃很多的麻糬......
「御茶子!這種時候笑屁笑!給老子張開眼睛!張開眼睛看看妳救了多少人啊混蛋!」
  懷中的人昏過去,軀體逐漸冷冰、僵硬,再也沒睜開眼睛。
  麗日只是昏過去,是的,她絕對只是昏過去了。她還沒死。
  爆豪勝己還沒允許麗日御茶子死。


  英雄輕靈打倒的對手,正是這次恐怖攻擊的主謀,絆住主謀的行動,是輕靈極大的貢獻。現今社會如此壓抑著犯罪,到處是正義的使者,他怎麼也忍不住破壞的慾望,僅僅是因為如此單純的原因,所以召集了夥伴,組織成犯罪團體,做出攻擊。
  麗日御查子殉職後一個月中,喪禮盛大的舉辦,全國上下為她哀弔。只有那麼一個人,走了魂,徹底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他整個人都安靜下來,不叫不鬧,只要再輕輕一推,爆豪勝己的情感就會失去自我。
  當時,手臂裡的那身軀沒有過多外傷,怎麼會眼睛再也沒有睜開呢?確實面色了無生氣,比平時白一些,就像是女孩總是有那麼幾天難受的模樣,只差沒有呼天喊地的叫痛。
  爆豪勝己繼續過著「假裝」麗日御茶子存在的生活,口中喊我回來了、每週的麻糬日、做兩份餐點,清洗兩份衣物,好似這麼做麗日御茶子就會回來。

To Be Continue.

【勝茶】麗日御茶子(上)

※該繳黨費了
※角色平哥的,OOC我的
※很不會形容的文筆請自行把惱洞開大一點,濾鏡調高一點😂

↓正文開始↓

  輕輕,柔柔,暖暖的。
  對就是這感覺,他的女孩擁在懷裡的感覺。想到這裡,被那雙有如貓咪肉球一般柔軟的指尖碰觸,也是能讓人心融化,挺不賴的。
『……勝……』
  我微微動了睡姿,從側躺變成正躺。
『……小勝!』
  聽到了一聲聲細小的呼喚,也感受到某人的肉球在我身上東戳戳,西戳戳,加上身體好像被什麼壓住的重量,意識慢慢被拉回現實,睜開朦朧雙眼,映入眼簾的畫面是一張宛如大餅的笑顏。
『啊,勝己!終於醒了,叫了很久呢。』
「圓臉.....」
  麗日御茶子,高一開始悄悄互相關注,硬是拖了許久,大學才開始交往,交往後便迅速同居在一起,如今彼此是24歲的職業英雄。
  奇怪,她怎麼會在這?嗯?我又怎麼會這麼會這麼想?我們住在一起,我每次不都是看著她的臉起床嗎?只不過真意外,這傢伙比我早起。就算兩人常常睡到中午,平時都是我會先起床,梳洗過後,準備早午餐,她才會循著聲響以及香味起床。
『勝己,我們今天一起做早餐吧!我想想......來個日式早餐吧!』
「快從老子身上滾下來。去梳洗。」
『是——』
  麗日一蹦一跳的往廁所去,爆豪勝己起身,搔了搔頭,打個呵欠,稍微伸展一下身體,總算是清醒點了。今天休假,也沒有特別想出門的意思,反正都宅在家,爆豪索性不換衣服,直接往廚房前進。


『好香!你已經開始啦?就說一起做嘛,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沒有。」
『哎——不要這樣說嘛,我去拿味增出來!啊!有麻糬!來吃吧!』
「不行。」
  少女嘰嘰喳喳在爆豪身邊打轉,一會兒勾起他的手,一會兒捏捏他的臉頰,趁他忙著盡情的鬧騰爆豪。爆豪也沒真的生氣,只是叫她住手,邊注意著飛濺的油不要潑及她,避免湯鍋燙到她等。最終爆豪還是沒有讓麗日動到手,看似沒什麼的小日常,但簡直是無微不至的寵著她呢。
『我開動了!嗯~~勝己地暑尊的很敲呢!超唔豪吃!』
「吞下去了再給我說話啊。」
『嘿嘿。』
  你一句我一句往來的聊天,是這對小情侶在難得休假裡渡過的模式。至於下午的時光怎麼消耗,他們通常會稍微打掃下這少少坪數的小窩,接著看看租來的錄影帶,或是電視節目。
『勝己我想吃麻糬了。』
「那是為了明天麻糬日準備的。」
『唔,沒關係沒關係!明天再買來吃!』
「越吃臉越大。」
『好過分!......反正有人要我了又沒關係。』
「啊?誰說過要你了。」
『我們住了這麼久爆豪君就沒有考慮過嗎?』
「……」
『……我想吃麻糬了。』
「嘖,你等著。」
『耶——』
  爆豪起身,從冰箱裡拿出昨天買的麻糬,將些許麻糬放到盤子,坐回沙發,麗日眼睛盯著電視,身體很自然的鑽進爆豪懷裡,同時被樂的哈哈大笑,這傢伙真忙。
「諾。」
  麗日接過,馬上開始吃起來,爆豪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看。
『怎麼啦?你也想吃嗎?來,啊——』
「什!?老子要吃自己也會拿!」
『哈哈害羞什麼,真可愛。』麗日說完又繼續集中在電視上。
  老子才不可愛!世界妳最可愛好嗎!當然,這種話爆豪是不可說出口的。
『唔。好癢,勝己別鬧啊,我在吃東西。』
「囉唆。」
  爆豪雙手不安分的捏捏她雙頰,又或是將頭埋進肩窩,撒著嬌。不知道怎麼了,他覺得今天不能讓麗日離開他的視線,絕對不能,甚至想把她一直圈在懷中,深怕這個溫暖會消失不見。


「差不多該出門吃晚餐了吧?」爆豪隨口一問。
  毫無預警的,麗日動作凝固,笑聲嘎然而止。
「圓臉?」
  察覺不對勁,爆豪低頭注視懷中少女。
『……勝己要是準備好了就出門吧。但是,我不能跟你一起出門。』
「啊?在說什麼。」
  一股涼意傳遍全身心,發生大事前的預感。

To Be Continue.

增值。
不懂lofter相機拍完之後是裁切掉哪裡了@@

花了一小時嘗試玫瑰花
還是不懂它們到底怎麼畫😶